夥伴寄了一則短片,是關於一位任職於輔大英文系、卻教國文的專任老師謝錦桂毓的紀錄片。十分鐘的精彩短片,看了好笑又感動。
做學生時也沒遇過這麼可怕的老師,因為不討喜的老師會自動刪除在選課名單之外,   除非必修不得已。
這位謝錦老師教的不只是國文,   而是認識自己的基本思維,   對於剛上大學的孩子來說,   歷經六年的教科書填鴨,
有多少人有餘力、有機會瞭解甚麼叫做思考?
難怪片中這群孩子,面對謝錦連珠砲似提問,一個比一個害怕,甚至嚴厲質疑老師的教法。
在輔大任教三十三年,謝錦於2008年退休,學生幫他製作了一部紀錄短片。看著影片裡的謝錦,也給身為父母的我們一帖苦藥,硬是被驚醒!
 究竟這堂號稱史上最難的國文課,學生給了什麼樣的評價?看看影片就知道。
  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fYdxG7EyI78《謝錦》紀錄片10分鐘搶先看
   他教國文 、他背叛傳統 ,他在每個人心裡放一把火。 
導演:崔永徽
 
有一種熱情叫堅持
有一種選擇叫覺醒
有一門功課叫做自己
回頭終於明白勇敢是帶著恐懼向前走
   愛可以穿透孤獨與分離
   一堂驚心動魄的國文課
   一群在青春裡掙扎的大一新鮮人
   一個三十三年都在背叛傳統的老師
   一位目睹靈魂重量而放手一搏的導演

   一部關於愛與靈魂回家的紀錄片
因為您的參與∼∼生命的畫面不再意義不明  

 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xiejin2008tw/4096804   謝錦桂毓 ... . .... . . -批判是為了建立世界的高度
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輩子都不要離開他的課堂  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lechat/2728696
 當我上上禮拜五在野聲樓印了成績單,看到自己第一名
 興奮的打電話給家人,又衝到LB301去告訴黃小菁時
心中第一個想法就是:如果大一時我沒有遇到謝錦,這一切永遠都不會發生
而我現在已經大三了

謝錦的全名是"謝錦桂毓"很奇特的名字.
他也是個很奇特的人他是我們英文系的國文老師
一開始我是恨透了他的
因為第二堂國文課他就把我跟我兩個同學趕出教室
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老師很喜歡的學生,上大學第二個禮拜竟然被老師趕出教室!原因是因為我們分組的事情沒搞定
我想跟他解釋,原本我們是有五個人一組的,是另外兩個人前一天突然變卦害到我們
但他不聽. 他只是叫我們立刻就出去
還好後來在走廊上遇到Ryan,他幫我們想辦法讓我們拆散到不同的組去,就又可以進教室了
雖然事情解決了,但我從那刻就告訴自己,他是個怪人,我不想聽他講話
後來的一整個學期國文課都在緊張跟反抗的情緒中度過
他總是叫我們靜下來看,看清楚,看我們能不能觀察到自己身邊正發生著什麼事
然後問我們能不能從這些事裡面體驗到什麼
而我當時並不懂得看
我只知道他很煩,讓我很想翹課
所以我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大一生活
每天搞到兩三點才睡,放假就出去玩,考試前死背然後考很爛再後悔
 事情一直沒有轉機,直到下學期發生了一件大事
那是一件很不堪回首的大事,但是因為我覺得我從裡面學到了非常多東西,所以講出來我也不覺得怎樣
我跟我的組員們大家一起抄襲作業,然後他很敏銳的發現了
這雖然是一件滿負面的事情,但我必須感謝這個經驗一輩子
 因為這個經驗,我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
 當那天他問全班,有抄襲作業的舉手時,我其實很猶豫要不要承認
 我上一個禮拜沒來上課,所以我雖然抄好了作業卻沒交
 所以只要我不承認我有抄,他根本不可能發現
 但不知道為什麼,我還是舉手了.
   或許我終於想面對自己了
 他的課程進度寫的很清楚,抄襲作業是要被當的.
 
但他給我們機會讓我們去找他談
 於是接連兩個禮拜五早晨在他的辦公室,我的人生就此有了轉折
 他要我們思考的第一個問題是--我們為什麼要來上大學?
 這個問題好像很簡單,但我想了半天發現我想不出一個像樣的答案
 我唯一的答案就是,上了國中就要接著上高中,畢業後就要考大學,這樣學歷比較好以後工作也比較吃香
 自己講完之後自己都覺得這個想法膚淺的可以
 這就是關鍵所在.
 我把唸書看成是一種功利的活動,想要用它當跳板,把它當作一個不重要的過程
 我想起以前高中的時候,我的記憶裡幾乎沒有不為了考試而唸書的
 每天都要考試,每次都要斤斤計較那零點幾分
 除了為考試而唸書,我還做了什麼?
   沒有,我什麼都沒做
 不懂得多看書充實自己,也不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裡
 更慘的是,我申請就考上大學了,所以我從四月份開始睡覺一直睡了這麼多個月
 所謂"睡覺"當然不是完全指睡眠,而是我在沒有自覺的情況下浪費時間
 這就是為什麼我上了大學之後就像在飄一樣,找不到一個定點,不知道自己的位置
 因為我失去了一個讓我繼續努力的動力
 而且我一直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
 反正我爸媽會幫我安排一切,我什麼都不用擔心
 就因為這樣,我把自己生命的主宰全交了出去.
 我不是自己的主人,因為我根本不是為自己而活
 直到那一刻,在謝錦的位於聖言樓的辦公室裡,
 我第一次清楚的了解到自己活的多麼無謂
 他最常說的兩句話就是--要做自己的主人,玩雙贏的遊戲
 要達到這兩個目標首先就是要為自己負責任,好好的愛自己
 "負責任"這三個字感覺很簡單,但一個人要做多大的努力才能達到為自己負責任的境界!
 要對自己的生命有自覺,知道自己要什麼,並且嚴謹的去行動,才能得到你想要的
 同樣的, 就像一個嘴巴上說愛自己卻每天抽煙喝酒把身體搞壞的人一樣,
 "愛自己"也很容易變成很膚淺的精神標語而不是實際行動
 唯一能藉由體驗身邊事物幫助自己擺脫舊習慣,並且朝新東西邁進的人,
 是要經過很漫長很痛苦的階段才能達成的
 中間的過程真的很辛苦,因為你會慢慢發現你跟別人其實不是走在一起的
 所謂"親近"只是身體上的距離,例如你每天都跟家人生活在一起,你們當然很親近
 而"親密"卻是靈魂上的距離.
 跟你很親近的人並不一定跟你很親密,就像我常覺得我的家人根本不懂我,並且還會以他們自己的見解來解讀我
 當你跟很多人很親近,心裡卻不親密的時候,那種感覺是很孤獨的
 不過人就是這樣,生來而孤獨,但卻要又想盡辦法來讓自己不孤獨
 如果你幸運的話便能找到幾個跟你很合的靈魂
 不幸運的話就是你的家人朋友都不懂你,而你覺得你的很多體驗都不能跟任何人分享
 我想我算是幸運的,因為我有懂我的朋友
 所以我們的最大功課就是要做一個孤獨而快樂的人
 我現在離那段第一次被啟發的日子已經很久了,但我還是持續不斷的被啟發中
 因為我大一時上他的大一國文,大二上二十世紀中國小說,大三則上中國韻文專題
 我常想,是什麼力量安排我遇到了謝錦,並讓他徹底的改變我的人生
 在我心中他是神,因為我覺得能這樣大大改變別人一生的人只有神了
 我沒告訴他這個,我只告訴他,他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
 怡君有跟他提過我把他當神的這個想法,而他大笑
 沒禮貌~哪裡好笑了~我很認真耶
 上他的課真的很累,那種累是沒有上過他課的人無法想像的
 但我很高興也很樂在其中
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輩子都不要離開他的課堂
 [學子]
 教室的滋味:致敬─謝錦桂毓
>   http://twghome.pixnet.net/blog/post/25492350
 
   生命中所有的問題,在最開始的個地方就決定了;一旦你要,你願意,這個世界就會有不同的風景。 ─ 謝錦桂毓
 這篇文章,讓我看見,
 什麼是身為一個「教育者」,真正該有的「熱情」態度。
 正如我常常告訴上貓空板查選課資訊的「小大一」們: 「學弟妹們,大家一直罵的老師,不一定是壞老師;
 若是可以,我建議你自己去上第一堂課,發現自己不喜歡才退掉。」
 為什麼我會這麼說?
 因為我發現人言可畏,尤其是在完全不用「負責任」的「網路發言文化」。
 回顧這幾年,我自己上了好幾堂大家在網路上一直「批評」的老師。
 我發現他們這群老師有時候有一些共同點:
 嚴格、有原則、分數就是一分一分算,端看你努力多少,既不營養也不夠「爽」;
 引導學生發言(所以學生不能睡覺)、規定一大堆(包括作業的繳交),林林總總。
 若是你問我:「畢業至今,你的腦中還留下了些什麼?」
 我可以告訴你,這群老師用生命所教導我的,是我一輩子都感激的難忘歷程。
 什麼是「教育」?
   某些時候我喜歡這樣定義:
 你離開「課堂」後數十多年還「留下」的東西,這叫作「教育」。
 在我的認知中,「教育」,不是一堂課,一位教授,一本課本,一張文憑。教育並不問:「你最後『成就了什麼』」,
 而只問:「你最終『成為了什麼樣的人』」。
 總而言之,你的生命,就是「教育」帶給你的最終成果。
 活生生的你,就是「教育」影響你後的珍貴結晶。
  謝錦桂毓,他是一位輔大英文系教中文的老師,白髮蒼蒼的他,已在2008年光榮退休。
 謝錦老師上課嚴格,而且大量請學生發言,或直指他們的生命痛處。
 很多人說,其實他的課看似教中文,卻其實是一門「生命教育」的課程。
 有人說:學生們在學期間大多很討厭他, (我知道有些不平的學生會特別在他的課堂對他嗆聲、給他難堪)
 因為在他課堂上,不能聊天,不能打瞌睡,更不可能吃泡麵或雞腿; 但是許多學生畢業後,最感謝、最難忘的就是他這位老師。
 以下這篇文章,除了探討學生素質,也可以提到一點點所謂「老師」的素質。
 畢竟現在的「老師」,就是從上一批剛畢業的「學生」而來。
看完後,我們可以想一想,這一路走來,你遇過幾位你一輩子會記得的老師?還有,你有幾段你會用盡一生珍惜的教室回憶?
 這裡有一個關於他的紀錄片(大推!所有「學生」,必看!)
若是一個知識份子進行批判,並不是出於對人的愛,或是一種社會情懷,那充其量就是鳴的鑼、響的鈸,聲音過了,一切自然風平浪靜,沒有火花,而且發出聲響時,眾人還厭惡地嫌他「吵死人」或是要求他「閉嘴」。
 這篇文章,是目前「洪蘭事件」後,我覺得最直指「核心」的「愛之語」。
 謝錦教授切入的角度與言辭,實在讓我深受感動,也讓我開始思索:「教育」這條路上,我究竟學習到了些什麼?
 
(洪蘭事件─訪問謝錦桂毓)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xiejin2008tw/4096804 (請點左邊連結閱讀本文)

常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